当前位置:最新资讯  >  http代理  >  京东数科:服务实体企业http代理应该是科技公司的共识

京东数科:服务实体企业http代理应该是科技公司的共识

 

自我颠覆是互联网企业的一个基因,表现在京东数科(前京东金融)的身上,则是不断自问:自己可能死在哪里。

正是出于这样一种行业自省,即使正在金融科技领域做得风生水起,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便开始考虑现有业务的天花板问题——整个金融体系到底需要什么?思考过后,最终决定:突破金融边界,向实业延伸,通过数字科技去做金融与实体产业的连接。

2018年11月,京东金融正式更名京东数字科技(下称:“京东数科”)。

新架构下,京东数科展示给世人五大业务板块:数字金融、智能城市、数字农牧、数字营销以及数字校园。

京东数科:服务实体企业应该是科技公司的共识

看似互不关联的行业板块,在底层上却拥有共同不变的数字技术平台和逻辑,在此基础上搭建行业know-how,用数字科技去实现产业数字化,改变整个产业的成本结构,降本增效,提升客户体验。

在华兴资本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包凡看来,京东数科的生长源自京东集团生态里产生的大量数据,当其把整套数据标准化、系统化后,可以赋能的已不仅是金融一个行业,而是可以拓展到多个实体行业。“今天的京东数科,本质上是一个建立在海量数据上面的数字化科技服务企业。”

两年前,刚卸任IMF副总裁的朱民曾在杭州湾论坛上发问:本地有这么多的互联网IT企业,但为什么没有看到带动实体经济效益的提升?当时,宏观经济低迷,实体企业效益递减,互联网金融火热。

而今,大到BATJ,小至某些区块链技术公司,越来越多的企业如同京东http代理数科,在服务金融行业之外将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科技延伸至上游实体,更名只是表象,背后折射的却是经济发展模式的升级。

“这是一个行业的发展趋势,由金融数字化推动,最终的升级都是产业数字化。”包凡认为。

按照中国信通院发布的《2018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增长20.9%,占GDP比重超过三分之一,达到34.8%。由此可见,数字中国已经初具规模。

理想与现实之间,永远横跨着实操的鸿沟,摆在京东数科面前的,是如何转变从toC到toB的思维,实现真正的战略升级,蓝图很大,但行业系统生态的搭建却非一日之功。

突破金融边界

对于京东数科而言,能够支撑其产业数字化发展的一个重要决定性因素,是其深耕金融领域多年获得的科技能力。然而,在能力输出的最初阶段,京东数科内部曾因战略调整爆发了自成立以来最大的争议。

2015年底,京东金融首提“金融科技”概念,向金融机构输出科技能力。而在那一时间点的京东金融产品已经涵盖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支付、理财、保险、证券、众筹等七大业务领域。

在同一时间点,国内互联网巨头,腾讯、阿里先后获得民营银行牌照,百度也于2018年与中信银行合作成立百信银行。

而在陈生强看来,互联网金融概念不能表达真正的创新含义。当时的互联网金融概念下,互联网机构大多做的是流量和获客,通过渠道创新降低获客成本,但是并未触达金融供应链层面,从风险的角度去解决问题,真正降低改变整个产业的成本结构,降低边际成本,也就是说,流量服务不能真正去助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次,在净资本决定天花板的金融行业,能做的也仅是在净资本约束下,利用科技去获得最大化利益。

同业仍在深耕金融,自身前期的巨大投入已开始产生回报,更广阔的金矿就在眼前。在这时调转方向,令当时的京东金融内部部分管理者感到费解,争议由此产生。

面对内部分歧,陈生强用了一年时间来说服管理团队。

能够出现这样的状况,从根本上看,是人性使然,放弃短期利益而追求长期价值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就好比用了很多积淀挖矿,终于进矿了,里面还有更大的收益,然后把矿送给别人。”京东金融内部一位高管感叹。

那一时点,主要有两个行业在谈论金融科技,一是偏传统的金融机构,在用科技的方式做金融业务,市场将第三方支付都纳入到金融科技;另外一个行业是,包括百度在内的科技公司向金融机构提供诸如AI的服务能力,不过这个生意与传统技术服务类似,不能给金融机构带去业务增长。

京东数科副总裁谢锦生曾总结,所谓金融科技必须具备几个能力,第一,对行业的洞察力;第二,必须要有科技的解决方案能力。在这个基础上形成甲方思维模式,站在银行角度考虑业务模式,将业务做大。

对于从科技金融到金融科技的战略升级问题,陈生强曾多次反思自己当初的决定。“我在反思当初的决策对还是不对,你觉得呢?”去年底,陈生强在公司团建活动上发问。

曾经反对声音最大的一个管理团队成员给了他答案。“对,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一个决策,在2017年、2018年一系列监管政策下,包括P2P踩雷以及流动性管理等政策出台后,我们可能就出问题了。”

陈生强在JDD-2018京东数字科技全球探索者大会上强调,尽管品牌升级,京东金融仍然是京东数科的核心业务板块。

京东数科:服务实体企业应该是科技公司的共识

图注:2018年11月JDD大会京东金融正式更名为京东数字科技

金融科技对于刚刚升级的京东数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起家之本,没有金融就没有之后的金融科技,也正是因为在金融领域的实践,才给予了当下京东数科在金融之外领域的科技资本。”一位业内观察者如是说道。

京东数科一位高管表示,京东数科并没有太大兴趣去做一个金融机构,但金融牌照会继续拿,不限于新设还是收购某种特定手段。拿牌照并不是为了去赚牌照的钱,而是为了能够在牌照内更好的训练和提升核心的数字科技能力,以便更好的去服务金融机构,进而在普惠金融等金融供给侧改革和金融稳定方面,做出更多的贡献。

而牌照似乎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为科技企业提供know-how的资质能力,另一方面也令金融合作者产生竞争忧虑。在金融牌照上落后于蚂蚁和腾讯的京东数科,对于金融机构来说,更具有合作者的谦逊姿态。

事实上,在经历了五年金融领域的摸索后,京东数科已感到如果仅仅为金融机构提供数字化服务还不够,还必须亲自下场去做产业数字化。只有做好实体产业的数字化,才有可能真正实现金融与实体产业的深度连接,创造更大的价值。这个价值,既包含自身的商业价值,也包含着对行业和社会的价值。而数字科技本身,其服务场景又是可以不断延伸的。从金融数字化切入到产业数字化,底层不变的还是数据和技术能力、用户能力和行业know-how的积累。更重要的是“天时”,数字经济的大潮滚滚而来,产业数字化的赛道上,所有参赛者都在同一起跑线上,这是一个重塑产业格局的机会。

尽管业界多倾向于,将BATJ们的科技转型与金融强监管联系在一起,但在京东数科管理者看来,京东数科当前的战略升级更多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

共建产业数字化

目前,京东数字科技旗下包含数字金融、智能城市、数字农牧、数字营销以及数字校园。

在产业数字化战略上,京东数科采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结合的创新路径,其中,智能城市和数字营销属于自上而下的战略,而数字农牧则是自下而上的业务。

“如果一家公司没有自上而下就意味着这家公司没有战略,而如果一家公司没有自下而上那么就会忽略掉很多新的东西。”陈生强此前曾表示。

具体在技术平台上链接何种行业,则取决于行业know-how。同时项目决策时则遵循四个标准:第一,市场规模是否足够大;第二,产品是否具有独特性(即客户体验更好);第三,是否改变成本结构;最后,看投入产出。

以养殖业为例,仅仅养猪一个行业就是一个上万亿元的产业。而养殖的前后端,包括批发、零售以及屠宰都可以进一步渗透,或许又是上万亿元的市场规模。

京东数科与产业的数字化共建正在改变实体企业的成本结构,实现降本增效。

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是智能养殖解决方案、城市操作系统等,通过数字技术推动产业运营模式升级,降低生产经营可变成本。

京东数科:服务实体企业应该是科技公司的共识

图注:京东数科自主研发的农业级摄像头,可精准识别每一头猪,掌握其详细生长信息

我国是世界养猪生产和消费第一大国,每年生猪出栏约7亿头,占全球总出栏量的一半以上。但是在养猪水平上却远不如发达国家,主要受困于两个问题:养殖产出效率低和成本高。

京东数科的机器“兽医”则可以24小时值守猪场,以养殖巡检机器人代替人工管理员,进行“白加黑”式的巡逻监测,精准捕捉猪的数据,比如为猪测量体温、观察猪的进食量变化。“机器人巡检比人工巡检要精确,人力成本也可以减少许多。”京东数科人士介绍。

同时,巡检机器人具备“声纹识别”技术,能够分析猪的叫声和咳嗽声,对猪进行疾病检测,一旦判定某头小猪疑似患病,会迅速形成应对方案,传达给猪场的兽医或饲养员,以便快捷处理病情。

基于上述解决方案,养殖企业最高可以节省30%以上的人力成本、8% - 10%的饲料成本,最终缩短生猪出栏时间5天-8天,如此算下来,最多可以让每头猪养殖成本降低80元。未来如果这套智能农牧养殖解决方案推广至全国的养猪业,推算每年可以为行业节省500亿元。

目前京东数科已经与吉林精气神、哈尔滨信诚、重庆六九畜牧、成都元宝枫等农牧企业签署订单,其中与成都元宝枫签署的合同总金额达2.06亿元,是迄今为止中国智能养殖领域的第一大单。

不仅如此,如果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养殖产业链,还可以准确记录每一头猪从出生、生长、检疫、屠宰、加工、运输直到销售,各环节的信息,而且这些信息真实不可篡改,消费者可以追溯,助力食品安全。

另一个案例是火力发电。在中国,火力发电是最主要的发电方式,全国有超过1000家火电厂,消耗了大量煤炭,同时也产生大量污染。

京东数科:服务实体企业应该是科技公司的共识

图注:京东数科与能源企业共建的AI优化火力发电解决方案

京东数科利用深度强化学习和深度神经网络的方法,动态控制发电的各个环节,优化锅炉燃烧过程。相当于提供了一个待在火电锅炉里的AI专家。

据了解,目前,这个方案已经在南宁一家火电厂通过国家能源集团专家组的验收,实际运行结果显示,锅炉热效率提高了0.5%。按照这种效率推算,如果在全国推广,每年可为国家节约70亿元的燃煤消耗和污染治理费用。

用户、场景、数据、技术还有行业know-how,看似当前缺乏关联的行业板块下,串联的点是数字科技,也是最大的公约数,陈生强称之为京东数科不变的核心。

根据包凡的观察,产业互联网有几个核心的阶段。产业本身完成数字化的过程;链接的过程,包括企业内部,企业与企业之间;链接基础上的智能化。中国产业数字化以前是比较落后的,一方面,数字化程度很低,同时没有统一的标准,当前正处于互联网巨头推动产业数字化的良好时机。

投资新逻辑

伴随着战略变化,京东数科的战略投资逻辑也一直在调整。

京东数科的投资策略分为三个阶段。

在最初的科技金融阶段,由于需要底层技术能力,当时京东金融倾向于数据公司投资,当时也恰是其通过技术研发金融产品的阶段。

随后,为了迎合科技金融拓展对于不同场景的需求,京东数科进行了一系列诸如汽车、旅游等场景类投资。京东数科负责战略投资的副总裁马骥向《财经》记者表示,“投资一般会早于业务发展,因为需要通过投资来加速相关业务领域技术能力的成长。”

随着金融科技输出战略的提出,京东金融业务开始启动toC向toB转型,投资策略也进入第二阶段。“在2015年到2016年主要注重基础能力搭建和拓展场景投资为主。”马骥说。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上半年则偏向于一些做链接和系统类公司投资,因为从那个时期开始我们提倡toB企业服务。

在金融科技战略下的投资直到去年初还在继续。去年3月联合神州信息推出面向中小银行的融信云金融科技服务,京东金融占股比例为35%。

作为我国最大的IT服务商之一,神州信息深耕金融信息化30年,旗下的融信云2008年起开始服务于我国的中小金融机构,300余家中小银行入驻。当时京东金融投资融信云主要为了增强其系统搭建能力,配合金融科技战略。

此外,除了金融系统搭建公司外,京东数科为配合金融科技战略,另外一个投资方向是toB服务的SAAS类(Software-as-a-Service,即软件服务)公司。不过,对于SAAS类公司到底能不能赚钱到目前为止都存在争议。

“我们会从整个角度衡量,SAAS公司帮助中国产业数字化的过程是很有价值的。”马骥说。

金融科技阶段的投资也为日后京东金融的数字化转型奠定了基础。到了数字科技阶段(2017年下半年),当时还未改名的京东金融在投资上开始琢磨数字科技的战略角度,投资策略也逐步进入第三阶段。

马骥介绍,在数字科技下,京东数科面临一个问题,“怎么把不同领域和不同合作伙伴之间的价值串联起来”。同时,也意识到对用户运营是在不断发生迭代和革命的,在这个大的底层逻辑下,去做相应的投资布局。只是这方面的投资布局还是偏少数股权投资。

据《财经》记者了解,三年下来,京东数科已经投资了50多个项目,包含数据类、金融科技类、人工智能类、场景类、企业服务类、用户类等。马骥表示,过去三年的ROI(投资效益)还不错。投资多是有战略意图的,即使是少数的股权投资,也非谋求单纯财务回报。

一位金融科技人士表示,在中国科技企业创业初期,特别是2010年、2011年,很多企业投资多是从竞争角度出发,很少会在意财务报表,而未来中国的顶级公司会越来越强,跨越很多行业。

在业内人士看来,京东数科能够通过并购的方式实现跨领域投资,源自其资本实力的提升。2018年7月,京东金融完成了超100亿元B轮融资,估值超1300亿元。截至2018年12月,京东数科已实现全年盈利。

商业模式创新与挑战

陈生强不止一次强调,正确的路径往往很艰难。

对于已经找到新的战略方向的京东数科来说,数字科技被定义为持久不变的增长动力;产业垂直整合,意味着更广阔的市场空间;2B业务则是商业模式转型的关键。

京东数科一位高管也表示,战略升级的时候,总会发现大家固有的思维很难转变,你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进行沟通,简单来讲,从toC到toB思维转换非常艰难。

相比于toC的快速迭代,toB则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在对行业深入了解的基础上,把产品做好。为了应对这一挑战,京东数科的策略是行业共建:京东数科向产业走一步,合作伙伴向科技走一步,彼此相互了解,互补短长。此外,toB的周期性要远远比toC的周期性长很多,这也要求战略升级后的京东数科要有更多的耐心。不过,对于转型后的战略创收,京东数科显得没有那么着急,一位高管表示,一方面,底层打通的逻辑决定仍有很多基础事情要做,另一方面,toB具有很强的行业特点,需要更沉稳的心态面对。

“中国互联网的新增长点是toB业务”,服务传统企业已经成为科技公司的共识。此前,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公开宣布腾讯将为传统企业赋能,为此,toB业务将是核心增长引擎。阿里旗下蚂蚁金服也开始加强与集团的协同效应,注重提高服务B端客户的效率。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相比于C端一个好的产品就可以笼络人心,B端对科技企业的技术要求更高。所以,京东数科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思维的转换,还有行业竞争以及核心技术能力要求。

面对在产业知识上的短板,京东数科提出了“共建共生”的理念。“产业数字化的市场足够大,共建与共生必然会成为主流的市场生态。”陈生强曾在JDD大会上表示。而京东数科更是将“共建”自诩为不同于其他互联网科技巨头的独到之处。

其中,京东数科在“智能城市”上就采用了“共建”的理念。例如,京东数科与政府城市合作搭建场景,在场景中可以植入京东数科的原有产品,也可以与合作方共建一些新的产品,也可以引入其他技术服务商在系统大平台上搭建服务模块。

共建理念不仅有利于京东数科获取更准确的相关数据,同时也有利于系统生态的整合。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京东城市总裁郑宇分析,在城市生态搭建中,如果每个参与者各建各的,就会出现碎片化的结果,各个系统之间没有共性,这是城市管理面临的一个很大的痛点。京东数科基于同一底层,帮助地方政府打造城市操作系统,同时实现其他参与者共建。

整个生态城市的搭建包含很多应用,系统集成解决信息化、数字化的问题,云提供基础设施。京东数科的定位是在云之上,打造作为数字城市基石的城市操作系统。

站在投资人角度,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刘星认为产业数字化可以带给企业非常好的成长机会。不过,能否在接下来五年或者十年的产业变革和历史阶段中脱颖而出,归根结底要看这家企业的领导者和团队是否具备战略眼光,包括战略定力。在这个过程中,要善于学习、摸索、总结,迭代自己的认知、组织,也要迭代与客户、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要去帮助一个产业升级,需要的综合能力是比较高的。

转型数字科技后的京东数科,不是站在固有的逻辑来推演应当做什么,而是要跳出上一代的传统逻辑,用数字科技的视角来审视行业,发现行业痛点,并提供解决方案。在数字科技能力的应用上,陈生强如此定义。

当前的京东数科仍处于数字科技与产业板块垂直整合的初级阶段,对于产业板块之间的协同性,尚未提上日程。但技术与产业互动后对于底层操作平台所产生的技术强化,仍为业界所期待。

“希望京东数科一方面要快速对产业进行学习,另一方面,将不同的应用场景、产业的共性进行总结,将底层的技术能力,中台建设做得更强、更厚实。因为你不断开拓新领域,如果没有很好地把不同的行业进行总结、抽象和不断地模拟,下面的基础设施肯定会碰到瓶颈。”刘星说。

此外,在新的服务B端的业务模式下,股东是否急于看到短期的效益和回报?这也是京东数科以及陈生强未来必然要面临的问题。

对于笑谈自己2013年就想退休的陈生强来说,能够吸引他依然在位的,必然是一种强大的执念。他在京东数科的介绍中写道:

......一个公司要想活的长久,就必须要有这样一种“笨”的精神。......我们不是要做一家十几年或者几十年的公司,我们要做的是百年基业。在通往未来的路上,我们不需要去关心风口是什么,因为我们的未来是由我们自己来创造。不管我们现在面对什么艰难险阻,在用科技创造美好未来的使命面前,我们都义无反顾。

 

公司地址:深圳市龙岗区横岗街道力嘉路115号2楼
客服 QQ:4333055(工作时间:24小时 x 7)
联系邮箱:go@vpnid.com
免责声明    |    使用条款    |    服务协议    |    VPN资质
© Copyright 2015-2019 [vpnid.com] 飘起科技,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006563号-1
用户不得利用飘起科技VPNID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机密等犯罪活动,不能利用飘起科技VPNID查阅、复制和传播危害国家安全、妨碍社会治安和淫秽黄色信息,不能利用飘起科技VPNID发布恶意的、
向他人挑衅的信息,若用户违反,本公司有权立即停止服务并将向相关部门报告,一切后果由用户自行负责。